世间种种 不是花雪 无关风月
所以 请你爱着原本的我

【请勿转载 私戳授权】
Q:1158567563

【张楚】后会有期(中)

张佳乐和林敬言为了张新杰和楚云秀的爱情花式作死

前文请戳主页 手边没电脑 不方便加链接 ~

4.

张新杰和韩文清在办公室商讨新赛季的一些问题时,手机铃声响了,张新杰看了看来电显示,愣了一下,接通了电话:

“喂,妈妈”

“嗯 在工作 。”

“这周有时间带秀秀回来吃饭吧,你们好长时间不回来了。”电话那头新杰妈妈有些不开心的讲。

“这个周末有比赛。比赛过后我带她回去。”

张新机挂了电话,转向韩文清说到:“韩队,这个周末的赛程安排出来了吗。”

韩文清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将手上的文件放到一边,叹了口气:“你分手的事,你没跟父母讲。”

“还没有。”

“我不了解楚云秀,但是我了解你,怎么就分手了呢?”韩文清看着张新杰,他们两个在一起搭档这些年,张新杰做事向来心里有数,但这次韩文清还是有些担心他的。

“队长…我自己分寸,我跟秀秀…不急。”

张新杰笑了,眼睛里闪着光。

张新杰不知道的是,门口站着试图来韩文清办公室请假的张佳乐,而刚刚的对话,张佳乐全都听见了。

“老林,出事了。”张佳乐转身跑回宿舍,把躺在床上看视频的林敬言拽了起来。

“干嘛干嘛,这黄少天正在JJC和叶修PK呢,被吊打没够。出什么事了。”林敬言甩开张佳乐的手,目光还专注在屏幕上。

“你知道吗。”张佳乐压低了声音,凑近他:“张新杰和楚云秀分手了。”

这一句话将林敬言拉回了现实,黄少天聒噪的声音还在继续,但是他看着张佳乐,两个人沉默着,都想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些什么秘密来。

几分钟后,林敬言恍然大悟:“靠,我说着小子怎么天天住宿舍了,我问他,他还说工作太忙。”

“嗯 。对,而且我也没见他跟楚云秀打过电话。”张佳乐附和道,他大概觉得黄少天实在是太吵了,隔着十万八千里他的声音还是能通过各种电子产品输送到世界各地,张佳乐随手关掉了林敬言的Ipad。

“你不是楚云秀的好闺蜜吗,她没跟你说吗。”

张佳乐起身去冰箱里拿了瓶阔洛:“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就没个声响,要不是上次被我捉奸在商场,估计两人抱娃咱们才知道。”

“嗯”

“不行,就他俩这个性格这么僵持下去,可能两个人就这么黄了,我不允许这种恶性事件出现在我们这么有爱的霸图。”张佳乐说完这句话时,脑海中突然浮现了韩文清冲他点头微笑 的美好画面。

“哎,你这周不是要去找孙哲平吗,怎么又管上张新杰的事了。”

“不去了,那孙哲平能有小张和云秀的幸福重要吗。怎么说我们夜是前辈,那老韩一个钢铁直男不关心队员的爱情生活,咱们不能不管,对不对。”

看着张佳乐认真的样子,林敬言笑出了声:“你说的对,听你的。”

“我记得张新杰有一次生病瞒着云秀,云秀知道后飞来霸图照顾他好久。”

“so?”

“so 只要张新杰生病了,我再偷偷放消息给楚云秀,她知道后一定很着急,然后我在旁敲侧击的告诉张新杰楚云秀有多担心他,再给他灌输点什么女孩子就是这样不好意思讲她爱你什么的,咱们男人就应该主动,你看你都生病了,你撒个娇,楚云秀心一软,就回来你身边了。”

张佳乐一口气说完,眉飞色舞的看着林敬言,等待着夸奖。

林敬言伸出手,竖起了大拇指。

“你也觉得我这个计划不错是吧。哈哈哈”

“好你个死人脑袋。你会撒娇不代表所有男人都会,你指望张新杰撒娇,你咋不指望韩队卖萌呢。”

“嗯。。。韩文清卖萌,anything is possible!”

“……”林敬言沉默了。

“你行你上,你该不会是想去找张新杰晓之以情动之以礼,一箱啤酒之后推心置腹敞开心扉吧。”

“………张佳乐你这脑子里天天都装的什么。”

“反正我就这两招,你选吧。”张佳乐坐在床上,胜券在握的看着林敬言。

林敬言思考了一会,在这方面自己实在不是张佳乐的对手,他跟孙哲平这几年,作出来的花样比言情小说还多,说不定听他的还是有用的,毕竟:

Anything ispossible !

林敬言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OK,那就第一个吧,我可不想跟张新杰喝酒,上次跟你灌他,回来韩文清楚云秀骂了我两顿, 你到好往孙哲平身后一躲什么都没有。”

“怎么能让张新杰生病。”

“这就看你了。”林敬言给了张佳乐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5.

于是,再接下的几天里,张佳乐和林敬言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做了一系列疯狂残忍的事情。

具体表现为:

在张新杰睡觉时将空调开成冷气。第二天晨起

林敬言:新杰,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张新杰:没有,但是空调是坏了吗。我一会让师傅来检查一下。
林敬言:不用了。


张新杰在霸图楼下的公园里跑步时,张佳乐突然出现拿着巨大的水枪,对着张新杰疯狂…攻击。

张新杰:前…前辈。

张佳乐:“哈哈哈哈,张新杰,我决定开个小号练练神枪手,你看我这个手法怎么样。”

张新杰:“还好。”

张佳乐看着浑身湿透的张新杰默默想:这个天气,这么凉的水,我看你会不会生病。

结果一个小时后,张新杰换好了队服准时出现在训练室。

当晚,没有善罢甘休的张佳乐在张新杰洗澡时,偷偷关掉了霸图的热水开关。

他不知道的是,张新杰洗澡时,林敬言正在另一个浴室里,打开花洒的那一瞬间,林敬言仿佛看到了生命的尽头。

几个作战计划都失败了之后,张佳乐的斗志明显有些下降,他垂头丧气窝在沙发里对坐在一边发呆的林敬言说:“这张新杰外星体制吧。这么折腾都没事,要不你把他关到冷藏室吧。”

林敬言看着天花板回复到:“那张新杰出来后一定会把我切成块丢到海里的。哎 要不你把他推下楼下公园的人工湖里吧。”

“明目张胆谋杀张新杰,那我宁愿去谋杀韩文清。你说:韩文清知道后会KILLME嘛”

“不会,他会让张新杰KILLYOU。”

“……”

折腾了三天之后,张新杰毫发无伤,但是林敬言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张佳乐第三次关掉热水开关后,他终于生病了。

林敬言恨不得裹着毯子去训练,并对张佳乐投去怨恨的目光,

“老林,你为组织光荣献身的精神值得表扬,组织上会记住你的。”张佳乐递给林敬言一杯热水后飞快的逃离了现场。

张新杰知道林敬言生病了之后,则直接将他驱逐出了训练室,对的,驱逐。。。并将他关在屋子里,没两个小时带着口罩,去给他测体温。

“新杰,我只是感冒了。。。你不用这样。”

“不行,前辈,最近流行病毒增加,你这个样子我不放心。”张新杰看了看体温计:“38度。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喂,医务室吗……”

张新杰后来说的什么林敬言已经不想知道了,总之经过了这个事,他更加坚定了,整个霸图没有一个正常人。

在接下来林敬言生病的日子里,他感觉自己受到了非人的待遇,算不上虐待,但是总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的活动范围被限制,他的日常用品被换成了一次性的,房间会有固定人员来消毒,而林敬言只能躺在床上无声的抗议,并思考如何脱离张佳乐的莫名的邪教组织。

而张佳乐早已不知去向,据说是由于放了孙哲平鸽子,孙哲平买了机票直接将他带走了,或许现在正在某个国际酒店面壁思过呢。


张新杰从林敬言的房间退出来回到了办公室,他桌面上的照片还安安静静摆在上面,那个喜欢穿黑色风衣的女人,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嘴角上的微笑飞扬在风里。

她就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是他世界里的光。

几分钟后,他拉开抽屉,拿出一个丝绒盒子,里面躺着一枚精致的白金戒指。他轻轻说了一句:秀秀。

张新杰将盒子放进了口袋里,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而另一个办公室里,韩文清看着冯主席刚刚发过来的赛程表,拨通了电话:

喂,冯主席吗。我是韩文清。嗯,这个赛季的第一场比赛换成霸图对烟雨。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64)
 

© 木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