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种种 不是花雪 无关风月
所以 请你爱着原本的我

【请勿转载 私戳授权】
Q:1158567563

【张楚】后会有期 (上)

1.

楚云秀的手玩转着咖啡杯里的铁勺,勺子有意无意触碰到瓷白色的杯壁,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声音敲在对面张新杰的心上,他却只能安静的坐在那里,金色金属镜框后是他那双清澈的眼睛。

这镜框是他与楚云秀刚在一起时换的,那天两个人去逛街,刚好楚云秀看到了这个镜框,就强行架在了自己脸上。

一向喜欢沉稳的张新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皱了皱眉,可那时楚云秀偏偏凑上来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我就是很喜欢你斯文败类的样子。

然后好似不经意间在耳后吹了口气,挠的张新杰心里痒痒的。

楚云秀在付钱时张新杰才看到吊牌上的一串零,大概是张佳乐三个月的零食钱,他不禁吸了口凉气。

果然,当他带着新眼镜出现在霸图训练室时,整个训练室都沸腾了。

“张副,你这是什么情况。禁欲系男精英秒变校园文艺男青年。”这是林敬言说的。

“靠 张新杰中国就是有你这种人在才不能致富的,你刷卡时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这是张佳乐看见黑标后痛心疾首般说的。

“呃 副队很好看。”这是奇英在偷拍张新杰侧颜想要发给女同学未遂被发现时说的。

“新杰 把新一赛季的统计数据发给我看一下。”这是韩文清说的。

你问韩文清有没有发现张新杰换了眼镜,当然有,但是韩文清没有八卦人设,谢谢。

张新杰一直觉得楚云秀就是上天派来打破他条条框框束缚的人,那些自己所谓的原则在这个女子面前不堪一击,她冲着自己微微一笑,那笑容就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利剑,穿过时间空间,准确无误地击在自己心上,然后便是无穷无尽的沉沦。

楚云秀端起杯子轻轻喝了一口咖啡,动作优雅的如同英国古老的贵族,她将滑落的头发重新撩到耳后,然后将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中间。

那枚小小的钻石在灯光下闪烁着微弱的光,楚云秀的目光在那明亮处停留了一会,抬头看向张新杰。

然后她轻声说:“张新杰,我们分手吧。”

2.

“所以,你们就这么分手了。”苏沐橙颤抖着双手抓着楚云秀摇来摇去,不可置信的问道。

“你把你那个爪子放下,你伸手的那一瞬间我以为你要戳瞎我。”楚云秀嫌弃的将几乎挂在自己身上的苏沐橙丢到了一边,然后随手拿起了手边的抱枕补了沉重的一击。

“DO not ask me any question。”

“Tell me why !please。”苏沐橙觉得对待楚云秀这种女人强势是行不来的,她只会比你更强势,但是卖萌之类的小女生行为还是可以的。

苏沐橙眨了眨眼睛,试图卖萌。

“苏沐橙,你在这个样子我就揪着你的头…”楚云秀思考了一下,大概觉得还是揪头发更方便一点“我就揪着你的头发把你扔下楼去。”

“这里有十五楼哎~”

“对,所以你安静一点,要是叶修来管我要人,我就随便把他也扔下去陪你。失恋的女人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楚云秀眯了眯眼睛笑着说。

“OK那我什么都不问了,反正你一会什么都会说的。”苏沐橙拿起面前的橙汁吸了一大口,然后窝在沙发里看着脸上挂着微笑却眼角带着悲伤的楚云秀。

联盟里的女王陛下,现在给她的感觉更像是一个假装坚强却不堪一击脆弱的孩子。

空气就那么安静了好久,楚云秀突然开口说:“沐沐,如果有一天,你买了男朋友最喜欢的食物去看加班的他,你满心欢喜的走到他办公室,他却跟别的女孩在…” 楚云秀笑了,像是在自嘲又像是嫌弃,“他们在接吻。”

显然苏沐橙也被这个原因惊呆了:“别闹了,张新杰出轨,TAN90 好吗!”

“你听我说完,他当然没有出轨,那个女孩我认识,财务的,名牌大学毕业,他们霸图高层谁家的亲戚吧。大概是觊觎张新杰很久了,否则干嘛放着外企不去心甘情愿在霸图做财务。”楚云秀漫不经心的说,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对这些女人的出现开始变得敏感。

“你知道我俩在一起这几年,这样的女孩子有多少吗,今天有敢强吻他的,明天就有往他咖啡里下药睡了他的。”

“楚云秀你这个想法很危险。”

“讲真,我从来没怀疑过张新杰对我的感情。但是有的时候我就挺难受的,他张新杰没必要一直迁就我,我的那些不讲道理他都一一包容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楚云秀顿了顿,继续说

“他不应该跟我在一起的,他应该找一个安安静静温柔可人的,而不是我这样的每天呆在训练室里忙忙碌碌的。想一想那个女孩子也挺好,看起来就是个大家闺秀,他俩也在一起工作,不像我俩飞来飞去的,一年也就夏休期会在一起。”

“谁家大家闺秀会去撩有女朋友的男人?你这是在自己折磨自己!”

“分都分了。以他的性格和好是不可能来找我复合的了。沐沐,将来有适合我的男人,你一定要给我留心啊,我不想孤独终老的。”楚云秀给苏沐橙又添了一杯橙汁,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吓得苏沐橙以为她下一秒就要跳下去。

“秀~你可别想不开啊!”苏沐橙急忙起身

“说什么呢,我还有烟雨这么一大家子呢。分手跳楼是小女生做的事情好吗!你清醒一点。别忘了姐的男人~”

苏沐橙看着楚云秀的样子有点难过,却只能很严肃的说:“我拒绝,除了张新杰,谁能收了你这个妖精。”

3.

楚云秀一整天的训练都很不在状态。

“队长,不舒服吗 ?”舒可欣给她倒了杯热水,轻声问到。

“是不是对张副相思成疾啊~好久没见他了,霸图最近这么忙吗?”舒可怡环过楚云秀的脖子,爬在她肩头上撒娇着说 。

楚云秀推开她,揉了揉太阳穴丢下一句你们好好训练就离开了。

“我有说错话吗?”舒可怡有点委屈。

舒可欣看着楚云秀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拉着她去训练了。

走出俱乐部大门突如其来的阳光让楚云秀有些慌乱,她抬手遮住照在眼睛上的阳光,手臂投下的一层阴影让她缓缓睁下眼睛,刚好看见无名指那圈淡淡的戒指印记。

她和张新杰已经分开七天了,七天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熬,但也并不好过。

楚云秀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有手牵手的情侣从她身边匆匆走过,女孩子脸上的笑容飞扬在风里,男孩子的手里提着她的包,宠溺的看着她。

曾经,张新杰也是这样的。牵着他的手逛遍了所有商
场。

她和张新杰都很喜欢Dior的风衣,尽管每次两个人穿着情侣款出现时,张佳乐都会说他们就是两个罪恶的资本家,丝毫不会低头去看孙哲平递给自己印着LV的手提袋里的衬衫。

为什么要想这样多呢。

楚云秀的目光落在街角的一家纹身店上,她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

“小姐,纹身吗。”楚云秀抬头看见一个长得斯斯文文的男孩子,笑起来温暖的像六月里的太阳。

“嗯”她点点头,环视了一眼店铺,是很简约的欧式装修,和电视剧里那些非主流的风格很不一样。精致的如同一小间咖啡馆。

“像你这么有气质的美女,我建议你看一下……”

“不用了。”楚云秀拒绝了年轻男子送过来的图案样章,然后伸出她的左手,指了指那圈已经淡了印记,轻声说:“你按照这个痕迹,给我纹一圈白。”

男子愣了一下,笑着说:“好。”便转身去给楚云秀到了一杯柠檬水,然后拿出了一些工具。

“你多大了。”楚云秀看着他认真的样子问道。

“哈,大学刚毕业,开了这个店。学室内设计的,但是你知道的这个年代什么都不好做的。”男子回答道。

“嗯,现在的大学生实在是太多了。”楚云秀撩了撩头发,回答到。

“但是家里条件还算好,就开了这个店,偶尔也接一些私活,日子过的也还算清闲。”

“在节奏这么快的年代,还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很难得的。”

“嗯,我在学纹身设计时,我的老师说:每一个纹身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但是现在来纹纹身大多都是…怎么说呢,赶个潮流吧。”

楚云秀听到这,眨了眨眼睛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SO?”

“SO 你这个纹身虽然很简单但是很有故事。”男孩子轻轻在楚云秀的印记上点了一下。

刺痛让楚云秀皱了皱眉。

“会有一点痛。要忍耐一下”男子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给了楚云秀一点适应的时间。

“没关系,这个纹身会掉吗。”

“不会的,它会跟你一辈子。”

“那就好。这样我看着这圈印记,就好像我们昨天刚刚分开的一样。”

4.

“I will always miss him 。”

————————【未完待续】————

我在首尔要呆到发霉了 这里天天下雨 (。ì _ í。)
明天去宿舍下的咖啡店更下一篇 希望遇见好看的小哥哥

评论(3)
热度(78)
 

© 木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