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种种 不是花雪 无关风月
所以 请你爱着原本的我

【请勿转载 私戳授权】
Q:1158567563

【双花】我亦等待久

小白 @南予白 总是说我没有给她写过文... 呐 盲女小姐姐今天给你写了篇双花的毕业贺文 !希望多年后的我们还能在一起唱如我西沉。爱你❤️


1.

张佳乐总是会做一个梦。

大片大片的百花花海 ,风吹过会有成群的蝴蝶飞起 。

张佳乐站在那里 ,感受着风和阳光的温度混合着百花的香,舒适惬意。

几秒钟后,不知道哪里来的巨大的风,吹的花海的花瓣凋落在风里,黑色的云铺满了天空,大雨倾盆而下。

张佳乐慌乱的回头,他看见孙哲平站在雨里,淋湿的头发贴在脸上,张佳乐努力跑向他,但是那段距离好遥远,无法企及的距离。

最后孙哲平冲他挥挥手:小乐,再见啦。

他转身离开了,留给张佳乐一双充满悲伤的黑色瞳孔。

张佳乐每次都挣扎着从梦中醒来,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打湿了枕头。

他一个人抱着被子坐在床上,清凉的月光照进来,他清晰的看见墙上霸图的标志。

很久,他轻轻拿起一旁的手机,屏幕上的两个人还是那样的意气风发,他刚刚留起的长发飞扬在风里,那笑容融进阳光里。

他轻轻触了触屏幕,冰冷刺骨。张佳乐把头埋进被子里,半晌 安静的房间里 能听到轻轻的呜咽。

“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啊”

2.

孙哲平走后,张佳乐复出霸图之后。

张佳乐好像还是那个张佳乐,爱笑,喜欢在长发上带一朵小花,喜欢抱着薯片出现在训练室,尽管张新杰每次都推着眼镜冷静的拿走他的零食。

张佳乐以为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天一年,都一样。他会很安静的从霸图退役,他想退役了以后就再也不碰荣耀了。

只有他自己知道繁花血景是场伤,是深深刻在心里的疤。

林敬言有时候试图提起一些关于孙哲平的事,但都被张佳乐很巧妙的避开了。

林敬言记忆中唯一一次张佳乐提起孙哲平是在他来霸图两个月后的一个下午,两个人百无聊赖的呆在训练室开着空调,背着张新杰喝可乐。

张佳乐将吸管咬的变形,然后突然问道:“老林,会玩狂剑士吗?”

“还好,练过小号。”林敬言用吸管戳着下面的冰块,回答道。

“来!开小号组队,上网游里虐菜啊。”

林敬言看着坐在一旁的张佳乐,头发洋洋洒洒地散在肩头,遮住半边脸,看不清神色,眼底是一层模糊的雾。

林敬言对狂战士还是有些了解的,但毕竟也不是自己擅长的职业,张佳乐操控者弹药专家一路BOOMBOOMBOOM,遍地炸开的特效就像一片片花海。

林敬言看着张佳乐有些疯狂的样子就觉得很难过,他停下了操控,就那样站在一边。

很久,张佳乐突然放下鼠标,笑着说:“老林,我也挺幼稚的是吧。”

没等林敬言回答,他退了游戏拿着账号卡离开了。

从那以后林敬言再也没见过去网游里放飞自我的弹药专家。


3.

张佳乐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在遇见孙哲平了,有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生命中好像从来没出现过这样一个人一样。

两个人再遇见是在B市与微草的比赛,结束后他和宋奇英一起往外走,张佳乐一直在跟宋奇英说自己今天超长发挥的事。

“前辈,那边有个人一直在看你。”宋奇英打断了张佳乐的兴奋。

“哈哈哈大概是粉丝想要签名吧,哪呢哪呢,乐爷今天心情好。”张佳乐甩了甩头发,他一直觉得这个动作可以增加自己的潇洒值。

张佳乐顺着宋奇英的目光看见了一个人。

黑色的风衣讲身材衬托的很好,右手很随意的插在兜里,干净利落的短发,张佳乐回头正对上他的目光。

时间在那一刻静止,张佳乐的笑容僵在脸上。

孙哲平就那样望着他,目光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明亮,但是张佳乐能看出那目光中泛出的巨大的悲伤。

张佳乐受不了这样的眼神,他转开眼睛,想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

“小乐。”孙哲平的声音穿过会场里稀薄的空气,折进张佳乐的耳朵里:“你是不是在怪我,怪我当年...”

孙哲平说完这句话就感觉自己的开场白简直糟糕透了,张佳乐不是圣人,不是神,他是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有感情有爱恨。

他没有必要去原谅不辞而别的自己。

时间真的是很残忍的,他将我们曾经挚爱人的模样都摧残,在相遇时,在目光碰撞时,自己都会变得犹豫。

张佳乐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几秒钟后,他轻声说:“奇英我们走。”然后就快步向出口走去。

留给孙哲平一个清冷的背影,但是如果孙哲平追过去,拉过张佳乐他将看到张佳乐泪流满面的脸。

4.

当天晚上的聚餐,张佳乐看起来好像格外高兴,
拉着王杰希喝的好几瓶江小白,最后韩文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强行让让张新杰和林敬言把他送回房间去。

“前辈这是怎么了。”张新杰看着醉成这样的张佳乐问道。

林敬言也很迷茫:“赢了比赛高兴?”

“不会的,他一直很有分寸,从来没见过他这样。”

话音刚落,张新杰抬头看见了等在房间门口的孙哲平。

“看来因为什么已经很清楚了。”张新杰低声说。

倒是林敬言更激动一点,他扶着张佳乐的手突然松开了:“你还回来干什么?乐乐今天喝成这样是因为你?”

孙哲平看了看醉的不省人事的张佳乐,有些心疼:“应该是。”

“你混蛋。”

林敬言突然变得很暴躁,声音提高了一倍,挥拳向孙哲平打去,张新杰没有拦,孙哲平没有躲,那一拳结结实实的擦过他的耳朵,落在他身后的门上。

“老林...我知道你们怨我。但是...”那句但是孙哲平最终没有说出口。他侧过头去,张新杰看见他眼睛里闪着光,几秒钟后那些光如图陨落的星辰,滑落脸颊。

林敬言也愣住了,叹了口气收回了拳头。

后来张新杰把房卡递给孙哲平,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拉着林敬言离开了。

孙哲平看着躺在床上安静睡着的张佳乐,闭着的眼睛偶尔还会滑出一滴泪水。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丝绒盒子,里面安静躺着一枚戒指。

那颗钻石像极了张佳乐笑起来时眼睛里闪动的光。

5.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看见了趴在床边睡着了的孙哲平。他的右手还紧紧握着自己的被子,针灸在上面留下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张佳乐用手摸了摸那些痕迹,孙哲平感受到了张佳乐的温度,睁开眼坐了起来。

张佳乐没有抬头,依旧握着孙哲平的右手,指尖轻轻抚摸着,半晌他轻轻问:疼吗。

他的声音在清晨的阳光里透着一股百花糖浆般的温柔,糖分弥漫于空气中,透过皮肤穿进孙哲平的身体。

孙哲平点点头,目光温柔而又悲伤,张佳乐仿佛透过那些针眼看见了孙哲平五年所受过的苦,被生理上的疼痛所折磨,被自己心里上的愧疚所折磨的苦。

孙哲平抬起头,拉起张佳乐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五年岁月在孙哲平的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下巴上也长出了细密的胡渣。张佳乐的手心被他蹭的痒痒的。

“小乐...”孙哲平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对不起三个字在喉咙里来回打转,听着让人心疼。

“不用说对不起啊。回来了就好。”

张佳乐想过孙哲平回来时自己的样子,他以为自己会哭会闹,但是当孙哲平昨天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他只想伸出手抱抱他,轻声说一句:“我好想你”

当时在赛场里,张佳乐的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敢停下脚步去面对五年未见的人。

他害怕他一开口就又是离开。他想用酒精麻痹自己一次。

还好这一次,他醒来时,孙哲平就在身边。

孙哲平张开手臂把张佳乐抱在怀里,用了很大的力气,好像要把他融化进胸膛里。

那些五年里的思念,怨恨,不甘,都被一句:“小乐,我们结婚吧。”所淹没。

张佳乐靠在他肩上,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和孙哲平身上的温度,他轻声说:好。



【一个莫名其妙的后续】

“老林,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的。当初要成组合的是他,一声不响离开用行动说明双花散了的也是他。但是就是这五年,它成就了一个张佳乐。”

“乐乐..你们何必互相折磨这五年.”

“你看,人都回来了,我干嘛还抓着过去不放,有了这五年的张佳乐才有意义啊。”

“我张佳乐就是温柔又勇敢的人啊哈哈哈哈”

张佳乐说完随手发了个朋友圈,
还我自由。@孙哲平

几秒钟后,张佳乐点开朋友圈上出现的小红点,他看见了孙哲平的评论:休想。

林敬言看着嘴角带笑的张佳乐,他突然想到某一个夜晚张佳乐从梦中惊醒,自己睁着朦胧的眼睛打开了灯。

张佳乐就坐在床上,很久,他说:“老林,每个人都有一次被原谅的权利。更何况我爱他。”



(嗯,第一次写双花...写完还是很难过(´・_・`)

评论(2)
热度(30)
 

© 木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