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种种 不是花雪 无关风月
所以 请你爱着原本的我

【请勿转载 私戳授权】
Q:1158567563

【叶蓝】叶蓝卧听风吹雨02

写在前面:

这是一个沉迷下山采果子的蓝桥春雪哈哈哈 怎么说呢 蓝桥春雪和蓝河给我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蓝河是那种小孩子心性蛮可爱的人,但是我之前看见一个蓝桥春雪的图,这个人要比蓝河更温柔细腻沉稳冷静,所以请自行避雷。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想到哪就写到哪了吧,嘻嘻 

前文01

蓝桥春雪从小便与师父生活在边关最出名的伊莲山上的行宫里,每天练剑抚琴也算逍遥自在。听师父说蓝桥出生那年春天,伊莲山下了好大的雪,雪停后这山上草木欣欣向荣,飞鸟万里来栖,师父说是蓝桥给这数十年清冷的行宫带来了生机。便起名为蓝桥春雪。他一直打心底里认为这是一个草率的决定,却又不敢反驳。

他曾问师父要在这行宫里待到何时,师父只是笑着跟他说:“蓝桥,人生来便是定数,你会遇见你应该遇见的人,那时你就知道了。”年少的蓝桥自然是不懂这些的,在这伊莲山上数十年他从未见过什么应该遇见的人,山下都是戍边的将士,谁会无缘无故上山来,况且这行宫周围的结界也不是一般人能够进来的,山上除了草木山石飞鸟鱼虫也再无其他,自己是去过山下几次,边关凛冽的寒风加上那些金戈铁马实在是无趣逼得蓝河又回到了行宫里。

如今18岁的蓝桥已不像年少时那样贪玩,慢慢退去了曾经的稚气,五官出落的更加精致,眼睛明亮有神清澈的可以滴出水来,飘逸的长发用冰蓝色的丝带束了起来,像是故意留了一些零散飘扬在风中。多年来他大多数都是坐在行宫高大的城墙上俯视着山下的来往征战的人们,等待着师父口中他应该遇见的人。

叶修带兵赶到边塞时,刚好遇见前来攻城的敌军,双方交战,对方显然没把这个京城来的公子哥放在眼里,用嘲讽的语气说道:“你就是新来的将军?哈哈哈 我劝你还是乖乖带队投降吧 免得自讨苦吃 !” 一旁的众将士也跟着笑了起来,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谁会在乎一个看起来就是蜜罐子里长大的少年。

叶修看着他们,嘴角上的微笑渐渐消失在凛冽的寒风中,目光渐渐生出寒意,“将军什么的称不上,取了你的命还是可以的 ”话音刚落 叶修跃然马上,手中的却邪长矛飞了出去 正中对方眉心。好快的速度,根本没给对方反应的时间 。叶修握住却邪站在两军之间,看着对方双目失神直挺挺的从马上摔了下来。他的黑色战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上面用金丝点缀的叶子图案在光的照射下格外刺眼,敌军顿时慌了手脚 ,主帅已死,将士乱作一团,溃不成军。

初战告捷的叶修并没有掉以轻心,之后的每一场战争前的攻防他都做的井然有序,边关的将士们渐渐开始拥护这个年轻的将军,但是叶修能够感到这不是一场普通的边关防守战役,北戎的屡次进攻规模不大,但是自己的边防部署多多少少都会在战争中暴露,而且边关的将士们耗不起,没有时间休养生息边关早晚会被攻破的。

那晚,边关难得看见了圆月,月光清冷的洒下,给这片血染的疆土渡了一层寂寞的银色,叶修召集下属在军营中商讨了一夜,决定要主动出击,这是很冒险的行动。

叶修神色依然冷静,在坐在那里讲着战略布局,军帐内跳跃的烛火映照着叶修的坚定不移,最后他突然说:“如果,我死了,你们千万不要慌,按照我的战术打下去,一定会赢,而且,请不要告诉我的父母我离开的消息。”说这话时他温柔的就像是在吟诵古老的诗篇,一字一句,嘴角带笑,一点都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孩子,那份坚韧更像是岁月送给他的礼物。

每个人都表情沉重的离开了营帐,他们知道为了边关安宁这是不得已的做法,每个人都希望赢,希望这个年轻的将领好好的活下来,去继续他精彩的人生。

巨大的军营内突然安静下来了,叶修提笔写了封请求戍边三年的奏折连夜让人送回了京城。他继续盯着地图,开始了精密的部署。

这一战,若是活下来了最好,若是死了,那就三年后再让家人知晓吧。

03.

清晨起来,蓝桥发现行宫里预留的食物不多了,他踌躇一会决定下山去采些果子回来,师父不在家,自己也不愿吃什么,一些山果加上冰莲花应该可以维持一段时间的。想到这里便下山去了。

蓝桥蓝还不知道,他正在走向他应该遇见的那个人。

这样好的天气蓝桥在山林里兜兜转转了几圈,到觉得心情舒畅,还是山脚下的果子更好吃些,他边走边想。

只是突然出现的场景打断他欣赏风景的心情,眼前,脚下,鲜血已经将大片嫩绿的草木染成触目惊心的红,原来已经到了山脚下了,再往前就是边关的战场了。

蓝桥看着遍地的尸体,开始从心底里厌恶战争,自己在城墙上看了这么多年,那没多人死去都没有这一刻让他难过。突然蓝桥看见了前方眼前奄奄一息的黑衣少年,身上的伤口还在不停的向外渗出鲜血,那血液在他暴露的皮肤上凝固留下黑红色的痕迹,右手还紧紧握着他的战矛。

“真是个倔强的人”蓝桥看着他的样子突然笑了。

他能感受到空气中这个少年散发出来的独特气息,他还活着,我应该救他。蓝桥抬抬手将他带回了行宫。

叶修醒来已经是三天后了,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床上,房间里的陈设虽然简洁但都是上好的古物,陌生的环境瞬间激起了他的防范,叶修急忙起身想要离开,却被肩膀上的伤痛牵制了一下,摔倒在床上,蓝桥听到声音急忙跑了进来。

“你醒了..”

叶修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蓝桥天生讨人喜欢的模样并没有让叶修放松警惕,他那锋利的目光直逼蓝桥,冰冷的问道:“你是谁?”

“我自然是救你的人了,,你要去哪?”蓝桥并不在意叶修的这些小情绪,笑着答道。

“回边关,那还有我的将士们”叶修依旧试图起身离开,但隐隐作痛的伤口提醒着他不要乱动。

“你还是安心养伤吧 !你们将士们好的很 !不用你操心了 ” 蓝桥看着他吃力的样子,走向前扶着他靠在床边,他触碰到叶修的那一刻,叶修原本警惕的目光突然变得温柔了许多,这样一个干净 的男子,应该不会是坏人吧。虽然叶修这样想但依旧不安分的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

“在你昏迷的这几日里,北戎大败早已退兵了,边关现在很好..而且,你还是昏迷的时候比较安静.”蓝桥起身给他倒了杯茶。

叶修接过茶杯没有做声,清淡的茶香迷茫在叶修身边,他低头看着杯底的茶叶在温水中渐渐舒展开来,像他一直紧皱的眉头那样,“你叫什么名字?”

“蓝桥春雪”说着话时门外扬起了一阵风,将落叶卷了进来,还有行宫里冰莲花独特的香。

半晌,叶修坐在那里轻轻的说:“蓝桥,谢谢你”

蓝桥站在门口,白色的衣角随风轻轻摆动着,他干净的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他回头望向叶修,那目光轻柔的像是阳光照的叶修心里痒痒的,开口道:“不用谢”

—————————

嘤嘤嘤 求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心好累 欢迎评论和关注 疯狂笔芯 ❤️

评论(1)
热度(43)
 

© 木辛 | Powered by LOFTER